nino头上的菊苣花

我爱他下巴上的痣

上次厚着脸皮问小可爱要的头像——渡海医生 (๑´ლ`๑)

💛❤
家里有画手简直如同一个宝库【美滋滋】

少年情事(一发完上

18岁sho X 17岁nino

少年们的性与爱

1

略显老态的音像店在这个时代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了。


店里起初设计时采光便不算太好,等四周的房子越来越高,从半遮的卷帘门往里看总是黑黝黝的,触目所及的一切都泛着昏黄,像某段旧时光的入口。


它的不远处是这片地带唯一的幼儿园,每日来接孩子的家长络绎不绝,附近都是小而繁杂的店铺,整条街巷弯弯曲曲,充满了老街道独有的慵闹气息。


中途有人打过音像店的主意,用了不小的数目来租这个黄金地段,老板连面都没出,便一口回绝了。


店门口往里的左侧有个长长的高台,高台里坐着的就是大老板樱井翔。


为什么说是大老板呢,大概以前开店的还有个...

Y2 灰野 7

7


佐佐幸平的死如同沉寂进一潭死水中,半点涟漪也不曾泛起。


警察署草草的结了案,整件事前因后果再鲜明不过,以故意杀人罪将他的父亲送上法庭,一审判了15年,也算是慰藉那小小的在天之灵。


樱井听到判决的那一刻不知自己该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


直到野村抬手拍了他的肩,樱井才将将回过神来,传达消息的人早就拔脚溜了出去,午休时空荡荡的办公室只剩樱井和野村两个人。


野村对樱井的出神报以理解的微笑,他点点头,替樱井接了一杯醒神的咖啡。


苦涩的香气成了这昏昏终日里唯一的点缀,樱井被这些廉价的速溶咖啡喝的愁眉苦脸,他呷下一口,满嘴都弥漫着难以下咽的酸苦。


野村在某种程度上...

Y2 灰野 6

6


樱井下巴的创口被缝了五针,贴上了厚厚的纱布,他身上还有大大小小在滚下阶梯时划破的伤口。


“最好这几天请假休息一下。”医生一遍一遍嘱咐他,“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太不注意了,下雨天把自己摔成这样,该多疼呀。”


摔得这么严重还深夜一个人淋着雨来医院,缝合的时候一声不吭,偏偏自己问了句疼不疼,这个看起来年纪尚轻的男人却顿时红了眼眶。


“不疼的。”樱井勉力撑成一个可怜的笑容来,“这不算什么……”


占据了半面墙的玻璃倒映出樱井的痛苦,他左臂的纹身被划破了几道伤口,属于那个人的名字也变得支离破碎。


二宫充满恐惧的眼睛和这片破碎不堪的刺青成了压垮樱井的最一根稻草。...


Y2 灰野 5

5


樱井没能回答出二宫这两个问题,他觉得自己在对方的目光下赤裸而无地自容。


知道了又能怎样呢,如果是民意之下的作恶,樱井没有信心让每个漠视的人都来为这些生命承罪。


可二宫眼睛深处的哀伤让樱井不由自主的心疼。


“我不知道……老师一开始,也只是觉得这个学校很奇怪,每个人都……”樱井抬眼看向二宫,他坦诚道,“包括你。”


“优木的死亡我也只是感觉很惊讶,不过,每个学校,大概都有因为压力过大而自杀的孩子……可是,幸平死的前一天,主任就在我面前教育他们,他把失火的责任全部归咎于了这些学生,他扇了那孩子一巴掌,当着我的面……”


“我当时知道这样教育学生是肯定不对的,可我最...

Y2 灰野 4

4


有人踢开办公室门的那一瞬间樱井是懵的,他那时还正在写备课笔记,费尽心思的想把图画得符合圆锥曲线定理。


老旧的门板被从外部猛地被踹开,樱井的手在这声巨响里失了准头,黑笔在纸上吱地划过一道长长的直线。


闯进来的人眼睛通红地直奔藤原而去,樱井认出这是那天赌住二宫的刺头雄田建一,人高马大的男孩隔着桌子抓住藤原的领子,把这个矮个子的男人顷刻间勒的面色通红。


“雄田!你干什么……”野村反应迅速,他腾地起身去摁住暴怒的雄田,“放手!你疯了吗?!”


“阿平!!!!”


雄田歇斯底里的怒吼:“混蛋!你害死了阿平!混蛋!”


藤原在众人的拉扯之下几乎要被勒断脖子,最后还是...

Y2 灰野 3

3


樱井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二宫。


他在远处的超市囤积了一堆生活用品,满满装了两个大袋,新购入的自行车骑起来并不算顺手,天色依旧不肯放晴,路面被积水洇得湿滑,一路刹刹走走,在下坡的转弯口跟迎面来的人撞了正着。


这一下撞得不轻,樱井买的东西摔了满地,被撞的人闷哼一声,痛得几乎直不起腰。


“您没事……嗯?二宫同学!?”樱井被这突然的事故惊得手忙脚乱,他没想到会撞到二宫。


二宫这种身板别说撞一下,樱井觉得自己随便一巴掌都能把骨头打折了。


肇事者是自己的数学老师,二宫把差点出口的责骂咽了回去,皱着眉捱过初始这阵疼痛,便瘸着腿一言不发的准备离开。


樱井却一把抓住了...

Y2 灰野 2

2


樱井还没踏入办公室就听见了主任在发火。


男人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清晨格外刺耳,从语速里就足以感受他的愤怒,藤原主任把烧得焦黑的书本用力摔回桌上,劈头盖脸的大声斥责。


被责骂的学生正是樱井昨天看的那几个刺头,脸上还粘着黑灰,头发都被烧得卷曲,偷着抽烟差点把学校的体育室给烧个底朝天,这个罪名的确是不能够轻易原谅。


樱井尽量将找东西的动静放轻,他的课在早上第一堂。


野村端着杯子站在藤原身后,远远冲樱井挂上一个笑容。


有个平头的男孩张嘴刚想说些什么,旁边的人突然在责骂中哭嚎出声,这动静使得整个办公室的老师都抬头侧目,主任猛地抬手,毫不犹豫的狠狠扇了那孩子一巴掌。...

Y2 灰野 1

1


樱井抿着唇握紧手指,拿掉耳环的左耳有种不真实的轻飘感,纹身被长袖紧遮着,被染回黑色的头发也散发着莫名的气味。


他时而在姨夫的话语间抬眼看看橱柜上映出的自己,穿着称体的西装,戴着平光眼镜,看起来比坐在对面的校董都更加斯文得体。


校长上下打量的眼光让樱井很不自在,那眼神扒皮抽骨,一寸一寸试探着樱井骨子里的叛逆基因。


“庆应经济学院的高材生……”校长慢条斯理地敲打着樱井过分漂亮的简历,“我们学校这么偏僻,说实话,也就您看到的这样了……”


没有教学前途,没有升学指标,招收生还有低能儿童,被放置在人口密集又偏离城市的地方,每年招到老师都是勉勉强强,居然有人甘愿滞留。...

1 / 10

© nino头上的菊苣花 | Powered by LOFTER